司马迁有多崇拜孔子?这事得从孔圣人的“神出鬼没”说起

发布日期:2024-05-28 02:59    点击次数:148

孔子是中国文化的一大象征,儒家文化更是中华文明的代名词。孔子影响了中国数千年时间,现在还在影响着,儒家文化更是中国人的思想内核,隐性地“操纵”我们生活中的一举一动、一言一行。孔子有着“天下文官首,历代帝王师”的称呼,有着“至圣先师”的赞誉,活着的时候被世人认可为:“天纵之圣”“天之木铎”。直至今日,只要是中国人,没有不认识孔子的。崇拜孔圣人的华夏子孙,如过江之鲫,数不胜数,他们有的是文人学者,有的是草民黎庶,有的是王侯将相,还有的是秉笔史官。被鲁迅先生赞美为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离骚”的《史记》作者司马迁老先生,也是孔子的忠实狂热粉。

史家作史,尽量不带自己的个人喜好厌恶到其著作,尽量以公正的视角评论记述。可是说着尽量,不可避免地影响到自己写书时的情感表达。而司马迁对孔子的崇拜,是极具代表性的。《史记·秦本纪》记载:“惠公元年,孔子行鲁相事。”本纪是专用于记录帝王传记的,《秦本纪》是记录秦人到秦国,再到秦朝的记录。说回“孔子行鲁相事”,《秦本纪》的这一段前文说楚国、吴国、晋国、和秦国的事,后文说晋国、齐国和秦国的事。这中间出现孔子的行程,怎样看怎样突兀。

《秦本纪》除此段之外还有一句关于孔子的记载,十分突兀,“孔子以悼公十二年卒。”前面写着秦国、齐国、吴国、晋国相互之间的大事,后面突然写孔子卒;孔子卒后,接着写天下各诸侯之间和国内的大事。其实这种情况不仅仅出现在《秦本纪》,其他本纪、世家、列传也是有记录的,司马迁笔下的孔子“神出鬼没”惯了。《史记·十二本纪·周本纪》:四十一年,楚灭陈。孔子卒。《史记·三十世家·吴太伯世家》:十五年,孔子相鲁。《史记·三十世家·鲁周公世家》:十年,定公与齐景公会於夹谷,孔子行相事。齐欲袭鲁君,孔子以礼历阶,诛齐淫乐,齐侯惧,乃止,归鲁侵地而谢过。

《史记·三十世家·燕召公世家》:十四年,孔子卒。《史记·三十世家·管蔡世家》:吴二十六年,孔子如蔡。《史记·三十世家·卫康叔世家》:三十八年,孔子来。《史记·七十列传·伍子胥列传》:当是时,吴以伍子胥、孙武之谋,西破彊楚,北威齐晋,南服越人。其後四年,孔子相鲁。《史记·七十列传·李斯列传》:高曰:“臣闻汤、武杀其主,天下称义焉,不为不忠。卫君杀其父,而卫国载其德,孔子著之,不为不孝。

实在是太多太多了,可以说《史记》中十二本纪、十表、八书、三十世家、七十列传,孔子应该在其中出现了二分之一左右。大家可以确切地说:孔子是司马迁的偶像无疑了。不过司马迁是像现代女孩子追明星那样子的崇拜吗?笔者可以打保票说绝对不是。一个国家的世家、一个皇帝的本纪、一个王侯将相的列传,记录了一个与他们完全没有相关的事,就代表写这段史书的史家认为,他所写的那个人物足以影响天下的命运。而孔子在太史公心中正是一个足以影响天下、足以改变中国历史的人物。所以如果大家读《史记》会发现,孔子这个人物在《史记》中简直就是神出鬼没,即便和孔子一点关系没有,孔子也会出现。不得不说,这是《史记》的一大特点。司马迁实在太重视孔子这个人物了。

司马迁没有感觉错,孔子的的确确没有感觉是影响天下命运和改变中国历史的重要人物。秦始皇和孔子谁更重要?一部分人认为是秦始皇,一部分认为是孔子。其实看谁更重要,得从其人所遗留下的东西。秦始皇死后,留下浩大的秦始皇陵(精神文化遗产暂且不说,毕竟无法具象化,不够直观);孔子死后,葬鲁城北泗水岸边,当时的状况不是太好,可这不是一成不变的。东汉桓帝,孔子之墓重修,孔林地一顷;北齐时,孔林植树六百余株;宋代宣和年间,孔子墓前修造石仪;元文宗,修孔林墙,修孔林门;大明洪武年间,孔林扩充至三千顷;清雍正八年,再次大修孔林。

史书记载,官方共重修、增修孔林十三次,现在孔林的垣墙长约七公里,墙高超三米,总面积达到两平方公里,比曲阜城还大,其中坟冢10万余座。越到后面孔林面积越大,而秦始皇陵却年岁坍塌越来越小,也就是说,孔子的影响力是越来越大,秦始皇的影响力却随着他的离世越来越小。所以比较二人谁更重要,结果显而易见。

司马迁写孔子,一点都没有过誉,哪怕从孔子身上学到一点,普通人都会受益无穷。司马迁评价诗有之: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”古今中外道德和品行能到达这一步的人,少之又少。

参考文献:《史记》

司马迁孔子卒史记·孔子孔林发布于:天津市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